• <big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tt id="rocxo"></tt></strong></big>
    <big id="rocxo"><delect id="rocxo"><del id="rocxo"></del></delect></big>
    <acronym id="rocxo"><button id="rocxo"></button></acronym>

  • <meter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<acronym id="rocxo"></acronym>
      1. <big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del id="rocxo"></del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您的位置 : 廣潤網 > 小說資訊 > 煌吟容成鳳衣是哪部小說_煌吟容成鳳衣是什么小說

        煌吟容成鳳衣是哪部小說_煌吟容成鳳衣是什么小說

        今天小編帶來女帝天下:美男是我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煌吟,容成鳳衣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逍遙紅塵,“澤蘭”京師“百草堂”的閣主煌吟,在開張的那天,被神秘男子容成鳳衣重金買下三個月。容成鳳衣是“澤蘭”帝君凰鳴的夫婿,而凰鳴卻在登基后失蹤。為了國家大計,容成鳳衣看上了與凰鳴容貌一模一樣的煌吟。身負血海深仇的煌吟為了借用鳳衣權勢報仇,答應了對方的要求,成為了“澤蘭”的帝君。因煌吟的錯誤,讓她不得不與將軍沈寒蒔成親,在與沈寒蒔的親近中她逐漸清醒。原來她真正的身份是掌控人間安寧的天族族長,因為百年前的內斗而身死,沈寒蒔曾是她前世的戀人。就在她將“澤蘭”治理的太平美滿、與鳳衣愛戀深重之時,一切卻風云突變,波瀾詭異……

        舊傷

        “百草堂”內院的間房里,無聲寂靜。我是個很奇怪的人,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,我習慣將門簾全部遮住,讓房中一片漆黑。

        有客到,燃燭就是。

        房間不大,又被如此遮掩著,無形中甚至有些陰森的涼意,當燭光燃起的時候,這一點黃暈,剎那暖了整個空間,溫柔了所有的空氣。

        偌大的房間里,霧氣升騰著,間或傳來滴滴答答的水珠聲,氤氳了房間里的兩個人影,在水霧彌漫里,隱約散開淡淡的藥香。

        這藥味,越近浴桶越濃烈,徹底將我整個包裹住。

        我頭枕在浴桶的邊緣,舒坦的吐出一口氣,半瞇著休憩,眼睛卻在欣賞著蜚零靈動指尖劃過我的姿態。

        蜚零的手拿捏有度,恰到好處的放松了肌肉,舒緩著每一寸肌膚,“怎么,今日有人讓你如臨大敵了?”

        我一聲輕笑。

        他的發絲垂落我的肩頭,帶著水霧里細小的珠光,在他的動作中細細拂弄我的肩頭。

        放在桶沿的手慵懶地抬了起來,勾上蜚零的頸項,毫不猶豫的拉低他的身體,兩唇親密貼合。

        這動作,習慣的肆無忌憚了。

        房間里的水汽很足,他唇上的水汽也很足。

        于我而言,是在享受探索的快樂,無論彼此在一起多久,我都喜歡這種掌控對方每一分的快樂,讓對方臣服在自己的手中,這才吞噬掉。

        我的掌控欲很強,因為我不允許有任何計算外的事件發生,所以每一步我都計算的精準。他了解我。

        “是不是如臨大敵你又怎么會不知道?”我的手指探上,摩挲著他被自己蹂躪過的唇瓣,嬌笑無害,“你以為我察覺不到你就在身邊不遠處嗎?”

        我招客進房,他若還不跟來,我大可去一死以謝自己了。

        他笑笑,沒有躲閃我這帶著幾分強勢的動作,“你是故意點破他身份留下他的,因為你從開始就想和他合作,否則以你的小心,不會多話。”

        他了解我,這了解是因為彼此從血與死的邊緣掙扎出的同病相憐。

        “看到容成鳳衣的第一眼,我就知道他是誰。”我笑了笑,口氣平靜的近乎冰冷,“既然知道,又怎么會放過機會?若沒有足夠的能力讓他信服,他又怎么會與我合作?”

        “與虎謀皮。”蜚零的回答與我當時的說法無異,“我以為這三年的生活讓你放下了一切。”

        “放下?”我低低的反問,手指撩起水珠幾滴,晶瑩的水珠順著我抬起的手腕漸漸滑下,那白皙如雪的肌膚上,一道深深的痕跡從手腕直至手肘,猙獰的鐫刻在肌膚上,可以想象曾經深入骨髓的傷痛。再仔細看,我兩只手的脈門間,還有那架在桶沿的雙腳腕處的肌膚,都有一道細細的傷痕。

        傷痕細,不代表傷口淺,如果拿慣了刀劍的人看到這樣的傷痕,只會驚嘆出手人的狠毒,更唏噓受傷人從此之后的筋脈寸斷,與廢人無異。

        指尖摩挲著脈門間的傷痕,我唇角的笑容愈發的艷麗,唯望著他的視線里,眼神冷冽寒霜,“別說我不可能放下,就是蜚零你,放下了嗎?”

        我們在最慘痛的時候相遇,攙扶著撐過了日日夜夜,但是他從未對我說過他的故事,我也沒有對他道過我的曾經。

        不說,就是不曾放下,我沒有,他也沒有。我們從不詢問對方的身份,不探究對方到底經歷了什么,我們可以纏綿炙熱的擁吻,卻不會抵死繾綣于床榻,因為我們都有最后一層的保護,不曾為對方所開。

        很奇怪的相處模式,偏偏就這么怪異的延續至今。

        房間里的炭爐燒的熱熱的,半點不覺外面的寒意,而我卻輕輕皺了下眉頭,“今年的雪似乎比往年更大。”

        “是的。”蜚零拿起幾個手爐墊在我的手腕和腳踝處。

        我搖頭嘆息,“以往只在雨天濕冷疼的筋脈,今年連雪天都疼了,這操蛋的天氣。”

        對于我偶爾的口出臟話,他早已見怪不怪,手指飛快的點著我手上的筋脈,“放松點,不然穴道不擴張,今日的藥白浸了。”

        我苦笑,“獸類的本能,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,你可以當成是戰斗前的緊張。”

        對于這個回答,蜚零報以兩枚白眼。

        “你如果再不放松,我只能選擇和你打一場,以方便你的血脈賁張,藥性散開。”

        “我不介意你用其他更容易讓我血脈賁張的方式。”我慵懶地哼了聲。

        我口中爆發出一陣輕快的笑聲,濕漉漉的發絲在俯仰的動作里甩開粒粒水珠,濕了床榻邊的一角。

        我抓過旁邊的布巾,手指在觸碰布巾的時候卻有些細微的顫,很輕,讓人不易察覺。

        一只手快我一步的拿起布巾揉上我的發絲,另外一只手緩緩渡著內息,舒緩著我身體里筋脈的緊抽。

        知我者,蜚零也。

        這些日子不止是下雪,而是日日綿綿的陰霾之氣,空氣里都是濕濕的感覺,才讓我筋脈的痛一日勝過一日。

        真氣入體,我幽幽的閉上了眼睛,疲累涌上身體,軟軟地不想再動。

        他緊繃溫暖的肌膚貼上我的身體,將我抱進自己的懷抱,我就著他的力量順勢滾落他的胸膛,緊繃的身體漸漸松弛。

        兩個人的肌膚親密的貼合,不著寸縷,他肌膚的緊繃有力,他呼吸中的心率跳動,就在我的耳邊輕快的響著。

        以往的三年中,我已記不清有多少個日子,蜚零是這樣從后面擁著我,以保護者的姿態抱著我入眠的,如果沒有蜚零,我也許撐不到今日吧。

        “蜚零啊……”我閉目呢喃著他的名字,“如果有一天你想說了,記得第一個告訴我。”

        “快睡。”回答我的,是他冷硬的幾個字,“不是幾日未眠了嗎,怎么還這么多話?”

        三年中,我們無數次相對,無數次這樣相擁,對彼此身體的熟悉就像自己的一樣。有時候連我也不知道,為什么我們之間會連會連最后一層窗戶紙都沒戳破。

        大概……太熟了吧,熟到沒必要去戳了吧?

        “閉嘴!”他低吼,手上的力量又緊了緊。

        “如果你真垂涎我,大可不必隱忍,我好說話的很。”我悶在他的胸前,吃吃笑著。

        他手中的力量又重了幾分,呼吸濃重地播撒在我的耳邊。

        身體的反應說明一切,不需要更多解釋。

        于我而言,這種反應更象是贊美,對我的身體、對我的渴望、對我發自內心的喜歡。

        對于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的玩笑,蜚零只是一聲冷哼。

        我喜歡蜚零,這點毋庸置疑,即便在我最落魄的時候我也不曾孤獨過,因為我的身邊有蜚零。

        我們同睡過無數次的山林竹間,我們同吃過一個饅頭,我是就著他的手喝水,吃著他喂來的食物,在他的背上一步步被背來“澤蘭”,如死人一般在他的伺候中重新站起來的。

        沒有蜚零,就沒有煌吟。

        我靠在他的胸口,在他真氣的運轉下,漸入夢境。

        “蜚零。”一聲呢喃,破碎的有些不夠清晰,“期蜚零永在身側相伴。”

        半夢半醒間,他始終沒有回應,唯有呼吸聲出賣了他未曾入眠的事實,直到良久之后,久到我都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時候,耳邊傳來一聲幽幽的嘆息。

        腰間的手,更緊了。

        女帝天下:美男是我的

        女帝天下:美男是我的

        作者:逍遙紅塵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  “澤蘭”京師“百草堂”的閣主煌吟,在開張的那天,被神秘男子容成鳳衣重金買下三個月。容成鳳衣是“澤蘭”帝君凰鳴的夫婿,而凰鳴卻在登基后失蹤。為了國家大計,容成鳳衣看上了與凰鳴容貌一模一樣的煌吟。身負血海深仇的煌吟為了借用鳳衣權勢報仇,答應了對方的要求,成為了“澤蘭”的帝君。因煌吟的錯誤,讓她不得不與將軍沈寒蒔成親,在與沈寒蒔的親近中她逐漸清醒。原來她真正的身份是掌控人間安寧的天族族長,因為百年前的內斗而身死,沈寒蒔曾是她前世的戀人。就在她將“澤蘭”治理的太平美滿、與鳳衣愛戀深重之時,一切卻風云突變,波瀾詭異……

  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  北京11选5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