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ig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tt id="rocxo"></tt></strong></big>
    <big id="rocxo"><delect id="rocxo"><del id="rocxo"></del></delect></big>
    <acronym id="rocxo"><button id="rocxo"></button></acronym>

  • <meter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<acronym id="rocxo"></acronym>
      1. <big id="rocxo"><strong id="rocxo"><del id="rocxo"></del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您的位置 : 廣潤網 > 小說資訊 > 顧小悠厲君寰小說_顧小悠厲君寰小說名字

        顧小悠厲君寰小說_顧小悠厲君寰小說名字

        今天小編帶來愛你太易動情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顧小悠,厲君寰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一袖云,20歲前的顧小悠,為了“渣男”命差點丟了。20歲后她卻突然宣布:“我孩子的父親是厲君寰!”話一出口,整個臨城亂了……叔叔?侄女?這樣的輩分讓兩家人成了臨城里最大的笑話。可人言背后呢……他寵她入骨,給盡他極致的溫柔。卻不想她竟親手雕刻玉蟬,贈與他,是咒他死……而厲君寰卻說:“不怕,此生只要有她,我愿傾其所有,她是我恩人,也是我女人……”

        第5章小兔崽子

        可那頭的老首長卻一點面子也不給她,電話里咆哮道:“小兔崽子!出息了你,回國都不先回家,跑哪野去了?”

        顧小悠抱著手機,被老首長的渾厚的嗓音震的頭皮發麻,她撒嬌道:“外公~,人家昨天不是半夜才到臨城么,怕回去打擾了您老人家的休息,這不,昨晚穆寧去機場接了我,我就直接睡在韓家了……”

        “還給我編!”老首長怒道。

        顧小悠瞬間沒了底氣,只能咬著嘴唇,哭喪著臉聽著。

        薛老首長在電話里繼續咆哮著:“你跟我說說,你昨晚和韓穆寧都干什么去了?!”

        “沒……沒干什么呀?”顧小悠還在做垂死狡辯。

        而老首長接下來的一句話,徹底讓顧小悠放棄掙扎。

        老首長在電話里吼道:“沒干什么你爸爸把電話打到我這來,讓我好好看著你?!”

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顧小悠有這么一位硬氣的外公,幾乎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      除了大院里一起長大的韓穆寧和許若淳,她從未對外人講起。

        顧家商人出身,家境殷實。

        可即便是這樣,在國外的那幾年里,顧小悠也很少會用到顧乾安打到她卡里的錢。

        她和別的中國留學生一樣,吃著最普通的食物,與人合租距離學校很遠的出租房。

        為的就是有一天,她能把那張銀行卡原封不動的甩在顧乾安臉上,好好的出出氣。

        初到英國時,顧小悠和其他的3個留學生一起合租下一對英國夫婦的房子。

        而那3個留學生里,其中就有嚴恒白……

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薛老首長家的一間臥室里,一只叫弩弩的哈士奇犬正伸長舌頭,舔著顧小悠伸出床外的腳心。

        “走開……二弩!”

        顧小悠迷迷糊糊的踹了它幾次后,終于從床上坐起,一把將弩弩拽上了床。

        弩弩的慘叫聲,從二樓傳到一樓。

        直到保姆丁嬸沖了進去,弩弩才算脫離‘魔爪’。

        ‘制服’了弩弩后,顧小悠也沒了瞌睡。

        起床,洗漱,換衣服。

        今天她約了韓穆寧一起去吃變態料理……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一樓的客廳內,有客人來訪。

        顧小悠趿著拖鞋下樓的時候,看見丁嬸正給來人添茶。

        有丁嬸擋著,顧小悠看不清來人的樣貌。

        不過,這身形看著似乎有些眼熟……

        顧小悠正忙著回憶在哪見過,腳下卻突然踩空,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樓梯的正中央。

        客廳里的人,被樓梯上的動靜驚擾,都抬頭朝這邊望過來。

        只一眼,顧小悠就差點被嚇尿。

        厲君寰的那張臉突然出現在這里,沒有比這更驚悚的了。

        顧小悠以最快的速度扶著扶手從樓梯上爬起,迅速折身往二樓跑。

        口中默念:“真是見了鬼了!不就是賠個車窗嗎?至于追到家里來?”

        顧小悠的不安,被厲君寰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進臥室前,薛老首長跟丁嬸說了句什么,顧小悠聽不清,直接關上了門。

        心臟跳的不行,顧小悠沒法不擔心。

        從老爺子昨晚的表現來看,顧乾安應該是沒有把她和韓穆寧砸人家車的事告訴給她外公。

        否則,以老爺子的脾氣,不可能就這么被她輕易的哄弄過去。

        可今天這人突然找上門來,難道是來索要賠償的?

        這么說來,豈不是外公就知道了?

        顧小悠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,瞬間焦躁的坐立不安。

        韓穆寧打了電話過來,問顧小悠怎么還不出門?

        顧小悠將厲君寰登門的事和韓穆寧在電話里說了一遍。

        電話那頭的韓穆寧沉吟了片刻,說了一句:“他真追上門來了?不能……吧?”

        如果沒有最后這個“吧”字,顧小悠覺得還好受些。

        最后,韓穆寧直接出了個損招。

        “要不這樣吧,你先從二樓的窗子跳下去,偷溜出來再說,等你外公的氣消了,你再回去……”

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不得不說,認識韓穆寧20年,顧小悠覺得這是他給過最中肯的建議了……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丁嬸在外面敲門。

        顧小悠一邊說著:“等一下啊,我在換衣服,馬上就好。”一邊推開窗子,將腿先伸出窗外。

        薛老首長家的別墅設計的很安全,顧小悠房間的窗子下面就有個緩重臺。

        緩重臺上常年放著一些老首長親手養的花。

        她將挎包橫挎在身上,“咚”的一聲,雙腳落地。

        從二樓跳下來的顧小悠,長長的松了口氣。

        可一回頭的功夫,她這口氣算是白出了。

        因為不遠不近的小高爾球夫場上,一人一狗,正同時轉身,朝著這邊望過來……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臨城冬日里的氣溫較低。

        小高爾夫球場上的草坪基本被積雪所覆蓋。

        薛老首長年紀大了,這樣的運動早就已經不適合他。

        與厲君寰出來交談,也不過是想透透氣。

        只不過,話沒聊幾句,就被管家叫進去接電話了。

        厲君寰一個人站在雪地中,低頭抽著煙。

        弩弩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躥了出來,蹲在他身前,抬著笨重的腦袋看著他。

        厲君寰低頭看著弩弩,許久之后,才伸出手,在它的頭頂揉了揉。

        弩弩樂開了花,搖起尾巴,伸著舌頭不斷對著厲君寰示好。

        也就是在這時,顧小悠從二樓跳了下來……

        厲君寰回頭,

        弩弩已經健步如飛的朝著顧小悠跑了過去。

        顧小悠剛剛站穩,就又被體型肥碩的弩弩熱情的撲倒在地。

        雪地里,這樣的一幕逗樂了厲君寰。

        顧小悠從沒想過,一個清冷的男人笑起來,竟然也可以這么好看。

        “二弩,你給我下去……”

        被弩弩騎在身上,顧小悠有些惱,用力的推搡著記吃不記打的弩弩。

        好容易將弩弩推開,顧小悠的臉忍不住有些紅。

        畢竟這樣被外人看在眼里,還是挺丟臉的。

        再抬頭的時候,厲君寰已經斂了臉上的笑意,又恢復了之前的清冷。

        只是目光依舊落在她身上,絲毫沒有要挪開的意思。

        阻擋了弩弩再一次的熱情,顧小悠拍拍屁股,從雪地里起來,昂著頭一臉不屑的盯著不遠處的厲君寰。

        “一輛賓利的車玻璃而已,也至于你追到我外公這里來?”

        愛你太易動情

        愛你太易動情

        作者:一袖云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  20歲前的顧小悠,為了“渣男”命差點丟了。20歲后她卻突然宣布:“我孩子的父親是厲君寰!”話一出口,整個臨城亂了……叔叔?侄女?這樣的輩分讓兩家人成了臨城里最大的笑話。可人言背后呢……他寵她入骨,給盡他極致的溫柔。卻不想她竟親手雕刻玉蟬,贈與他,是咒他死……而厲君寰卻說:“不怕,此生只要有她,我愿傾其所有,她是我恩人,也是我女人……”

  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  北京11选5预测